网站首页 |公法新闻 | 公法专题 | 公法评论 | 公法时评 | 公法史论 | 西语资源

公法时评 | 公法文献 | 资料下载 | 西语资源 | 公法书目 | 学人文集 | 公法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您现在的位置 : 公法评论 文章正文
江绪林:Samuel Freeman 《罗尔斯(200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7-07-11 点击:

Samuel Freeman 《罗尔斯(2007)》小摘要

江绪林 评论 罗尔斯   2015-06-02 20:09:14
【high liberalism, 差别原则应用于基本结构、从justice向legitimacy的转移、康德建构主义、财产拥有的民主制、自由的优先性等,解读得很细致。翻译太不好】
“章1:导论” 二战屠杀导致Rawls拒绝基督教,试图为民主社会阐明最恰当的正义观。影响因素:对元伦理学的批评、原初状态结合了自然权利理论和霍布斯因素、卢梭(人性论和制度重要性、平等的政治参与权、公意与公共理性)、康德(正义观以Kant’s idea of respect for persons为基石)、功利主义(休谟的通过社会规则来理解正义,因而正义原则应用于基本结构和制度规则、西季维克、密尔)、黑格尔(基本结构是主题)、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和财产关系结构的批判、虚假意识)。 最一般的证明观念是反思平衡,适用于道德哲学的justification:旨在发现已经潜在于实践推理中的道德原则【38/38】,康德式建构主义是反思平衡的本质因素。 是方法论主张。
 
“章2:自由主义、民主和正义原则” Rawls认为,自由主义源自宗教战争,对洛克做了宗教式解读。
1第一正义原则:基本自由。区分了古典自由主义(liberalisms of happiness, 休谟、斯密、功利主义)和回溯到康德的高姿态自由主义(liberalisms of freedom)。第一原则指称的是basic liberties,五组:良知自由和思想自由、结社自由、平等的政治自由、保护人格完整和人身自由的权利与自由、法治所涵盖的自由。第一原则不维护私人拥有和控制生产手段的自由,因而“经济自由是非基本的。”【53/49,绝对财产权和契约自由】基本自由比其他自由更重要,是不可让渡的;inalienability是因为:契约自由和绝对财产权不是绝对自由或基本自由,自我所有的概念在Rawls处不起作用。基本自由基于a moral ideal of persons as free and equal self-governing agents。没有一种basic liberty是绝对的。Rawls不清楚自由的清单来自何处。Hart的批评(自由优先性的理由、自由冲突时裁决的标准、最大化自由无意义),Rawls将基本自由置于公民理念中。Rawls自认主要贡献在于明确揭示了作为高姿态自由主义传统基础的人理念:人拥有两种道德能力和一个自由采纳的善观念。【57/54】Rawls没有把苦乐能力或欲求能力作为生命的首要特征,而是强调人有moral powers to be reasonable and rational【58/55】良知和结社自由对理性的善观念能力至关重要,而思想和政治自由则是正义感能力必须的;人格和人身自由和法治下的自由则是上述基本自由的手段。道德人格反对自由至上主义和古典自由主义将经济自由列为基本自由。
2自由和自由的价值:左翼批评自由虚假,Rawls的回应:区分自由和自由的价值(对人的有用性)。罗尔斯是在制度意义上讨论自由的。第二原则的目标是保证基本自由的公平价值(尤其对于较少受惠者)。左翼攻击Rawls不能保证自由的平等价值,Rawls回应说正义原则保证的是自由的公平价值而非平等价值(fair,not equal),这里的平等不公平且引起分裂。这也显示Rawls的公平正义非基于福利,而是基于资源的公平分配。一个例外是平等的政治自由,没有它则平等公民资格理念难以实现。
3.自由的优先性。基本自由只因自由自身之故而受限制,不因福利或完善论价值受限,也不因非基本自由而受限。质疑:似乎存在对言论和表达自由的合理限制(如毁谤或纷扰)不符合Rawls的优先性规则。Rawls先是区分restrictions和regulations,后来又用神秘的central range of application(核心应用范围)来限定优先性,这一范围对实现两种道德能力是重要的。因此政治言论近乎绝对的自由,而商业言论则不属于基本自由。因此后来的Rawls对基本自由有一种阶梯式(multi-tiered)见解:没有一种基本自由是绝对的;一种基本自由的所有实施并非应当得到同样程度的保护。 Hart 和Barry等批评Rawls教条和极端。主要问题在于:a在制度上如何具体规定基本自由,在constitutional specification之前,难以证明自由的优先性;b其解释过于依赖Kantian interpretation。后来Rawls缩小自由优先性的范围:从最广泛变为adequate,而且又只限于两种基本情况下(Rawls对自由的保护不若Mill那样广泛),Rawls还可出于公共理性限制自由,但甚至其它情形下的presumption of liberty也被非公共理性胜过(如多数决定)。【82/80-1】
 
“章3 第二正义原则和分配正义” distributive justice产生于19世纪社会主义的批判,Hayek拒绝之,Nozick勉强接受并neutralize之。差别原则不能脱离在先的原则。
1.公平均等机会。均等机会是自由主义思想中的确定观念,反对世袭地位,主张open positions,反对对职业准入的法律、社会或习俗限制。Rawls还进一步要求fair equality of opportunity:纠正各种社会弊端(防止财富过度积累、教育机会均等)。FEQ的理由不是效率等外部奖赏,而是平等地位、自我实现、补充差别原则。FEQ对差别原则的优先:限制收入不平等的程度;公平教育不因追求最不利者的较大收入而受限。Nagel的批评:FEQ没有纠正自然禀赋的不平等。回应在于:FEQ的标准不在回报,而是丰富公民生活的价值,其主要证明在于平等主义的目标:确保所有公民具有自尊的社会基础,而不管自然禀赋。后来的Rawls更说三个正义原则都是按照自由平等的人理念得到解释的,而不是Nagel的Liberal equality解释。 Rawls的FEQ是有限制的,并不要求取消家庭,没有Luck egalitarianism(德沃金)那样的抱负,也不基于精英理论,而是志在平等公民的独立和自尊。
2.经济正义和差别原则。差别原则应用于经济制度和规则(所有权、财产权和转移)。基本制度对生产性社会合作是必要的。强调制度时,Rawls是沿着Hume和hart路径的。DP为以市场配置为背景的分配提供一个非市场标准。经济制度表(自由至上的自由放任、古典自由主义、自由平等、福利国家、财产拥有的民主、市场社会主义、指令性经济共产主义),DP更赞同财产拥有的民主制或自由社会主义。谁是最少受惠者?薪酬最低的劳工阶层。这是继承了Mill和Marx对自由放任的批判。将残障者和失业者等较为具体的问题先放在一边,由补偿正义来解决。OP曲线图。【113/110】
可能财产拥有的民主制中的收入和财富水平低于福利国家,但前者的首要善指标较高。
3.反对差别原则的意见。多余论(政治自由之公民价值就要求建立一个平等的分配制度;基本自由和均等机会会抵消掉DP),回应是:后者混淆了自由和自由的价值。荒谬论的反例(AB制度),这是非真实反例,而DP设定了制度理论。Cohen的意见:DP直接应用于个人(而非仅仅制度)或更好。但Rawls的正义感限于制度要求,而不融入个人的经济选择中。
4.公平均等机会和差别原则。Rawls不对差别原则做allocative interpretation,市场只是分配收入、财富和基本善的纯粹程序正义必需的制度之一;只有与均等机会和第一原则相连,才能认真对待DP。5.正义储存原则,具有优先性,限制着DP。
 
“章4: 原初状态” JF的论证由三部分组成:原初状态;应用于社会制度和个人义务;JF的稳定性。
1.原初状态:各方描述及其选择条件。JF是在公平的原初状态下同意的正义原则。批评者质疑公平,如Nozick说强迫性的再分配契约无公平,所有权先于社会,而Rawls则将所有权认作社会制度;Dworkin则说虚拟契约不产生义务,Rawls澄清说OP是思想实验;rational person的设定,相互冷淡,批评者说Rawls的契约各方是利己主义者,但在Rawls那里,rationality和reasonableness是实践理性的独立方面。各方三个基本因素(highest-order interests):明确的善观念;提出、修正和追求善观念的理性能力;正义感的能力。这三个因素也为基本社会善提供了基础。Thin(不知道谁是谁)和thick(特殊事实都不知道)的无知之幕,Rawls是厚重的无知之幕:特殊事实只会扭曲判断;strongly equal。批评者则说剥夺了信息各方就无法做出选择。
2.来自无知之幕的论证。有4个论证。首先是纯理性考虑的Maximin rule,这里主要的对手是Harsanyi的Bayesian决策理论中的预期效用最大化策略(不充分理由律来设定平等概率)。Rawls拒绝平均概率,认为只有Maximin可接受,其它选项都不可接受。第二个涉及承诺约束:由于不存在回头路的严肃性,承诺约束将支持正义原则;第三个涉及稳定性和自尊:JF比功利主义更稳定,给予公民的self-respect更大支持。第四个涉及差别原则:单单Maximin无法证明DP,尤其面对复合观念的时候。需要对等观念来支持DP。DP比受限制的效用原则更好:最少受惠者不会感到受挫。一个严肃的反驳:为何要最大化最少受惠者?
【我像Nozick一样把Rawls的DP误解为allocative principle,198】
 
“章5:正义制度(just institutions)” JF的两作用:良序社会统一之基础,评价之标准。
应用之四阶段:OP;立宪(揭示历史信息,类似Locke的社会契约建构合法宪制,无知之幕解决洛克允许的inequality of basic rights);立法(对应第二原则,不完美的程序正义、DP在此较为确定);最后阶段(完全信息)。
立宪:缔造制度,权利法案,更具体地规定基本自由。“例如,思想自由进一步具体规定为言论自由和表达自由,讨论自由和探索自由,从事科学研究的权利,尝试各种文学艺术的权利。”【214/210】 民主的三种理解
:政府形式、政治宪法(Rousseau)、社会路径(托克维尔)。Rawls整合了三种理解的宪政民主,反对简单多数民主(majoritarian democracy):不存在对基本权利和自由的制度性认可。Rousseau says that the common good is justice, and he specifies justice in terms of measures that promote the freedom and equality of citizens. Rawls follows Rousseau in this regard.【220/216,难道这是Rawls关注justice主题的原因】
Property-owning democracy介于福利国家和syndicalism之间。罗尔斯使用socialism表示公共所有,而非distributive egalitarianism。DP要求市场,allocative从市场考虑,而distributive则不由市场决定。Sandel还说《正义论》是对福利国家的证明,但Rawls批评福利国家:最低保障不符合DP,难以维系自由的公平价值;没有努力限制财富不平等;公民缺乏影响力和均等机会。拥有财产的民主制的特点:生产手段的广泛所有权;收入和财产的巨大差距被缩小(税收);提供政治自由的公平价值;均等机会;较高的最低保障;限制遗产继承(向接受者收税);比例消费税;健康者都应当工作,反对Parijs的无条件的最低保障;负所得税;政府作为最终雇主;普遍医疗。后来改变,支持资助完善论价值。 家庭制度。
 
“章6:公平正义的稳定性” 这是正义观是否与人性和人类善兼容的问题。
1稳定性和正义感。霍布斯的权力主义方案不是对社会合作和遵守正义的好说明,Rawls说正义原则的稳定性必须有正义感。正义感是一种artificial的道德动机,是a “principle-dependent,” or even a “conception-dependent” desire。这里有两个问题:a.在正常条件下,人们怎样关心正义?(道德心理学) b. 人们会否使其追求的目标依附于正义要求?(正义与善的兼容论)Habermas和Cohen批评说道德原则不能以偶然事实为依据。
2道德动机和正义感的发展。正义感是sociability的首要动机,会正常发展,是天然同情的扩展,以抽象原则为对象,依赖理性活动,兼容于理性和善。Rawls倚重对等原则(reciprocity principles):在正义下长大,会支持正义制度。发展的三阶段:权威道德(家庭)、社团道德、原则的道德。正义感是独立的,不太依从环境,principle-dependent。正义原则比功利主义更稳定,诉诸进化生理学的话,reciprocal altruism(正义原则就是)更有筛选优势。
3理性善、一致性问题和亚里士多德原则。在慎思理性下的理性计划是善的弱理论的基础。原初状态是collective perspective,而慎思理性则是individual perspective, 一致性论证(congruence argument)要证明两种视角是重合的。在休谟摧毁正义与理性的必然联系之后,正义面临一系列挑战:是否仅仅是conventional?(正义允许客观的判断)是否屈从权威?(自主性论证)源自嫉妒?Nietzsche:是自毁的灾难?会考虑共同体价值么?Rawls诉诸Aristotelian principle:人渴望实践较高的道德能力,“更愿意选择需要作更复杂和微妙的分辨力的活动。”【273/270】这里至善论被引入了善理论。
4正义之善和康德式一致性论证。正义是一种intrinsic good。Rawls依赖于Kantian conception of person,“按照正义原则行动的一个根据就是表现他们作为自由的、平等的理性存在物的本质。”【277/274】将人的观念、理性的观念和Aristotelian principle结合起来,“拥有作为最高阶目标的正义,是对我们作为自由、平等、理性生命本质的最恰当表达,就是成为道德自律的人。”【279/276】自由平等的道德人观念的基石和本质是道德能力。
5终极性和正义的优先性。在实践慎思中,对正义的考虑具有胜过所有其它理由的绝对优先性。【284】自主行动,选择行动原则是本性的最恰当表达。【早期Rawls一直是一个康德主义者】
 
“章7 康德式建构主义和向政治自由主义过渡”
1 Kantian constructivism. OP可理解为对道德生命的反映。平等的基础是道德人格的两种能力。【困惑:觉得在Kant那儿可以这么讲的,因为有一个形而上学的甚至神学伦理学的背景,可是放弃了形而上学-神学之后,在一种经验的层面上,道德能力以及平等是如何可能要求表现在一个强式的正义道德契约中。由共和主义来弥补?】最起码的Moral powers就是确保道德考量的充分条件而非必要条件。Nussbaum批评Rawls对残障者不尊重,而Rawls在《万民法》中区分了social justice和humanitarian justice(无道德能力者也享有)。 Kant的自律观念来自卢梭的道德自由;OP为Kantian autonomy(相当于Mill的individuality)提供了程序性解释。比individuality更fuller的autonomy,因为给自己提供原则,正义原则是源自实践理性的原则。 建构主义:与实在论相对,主张道德事实并不优先于或独立于实践;相对于怀疑论,存在道德陈述的真理条件;相对于相对主义,存在普遍的、客观的道德。建构主义说,当原则体现正确的推理程序时就是正确的,判断客观性具有优先性,程序具有truth-bestowing的位置,多数契约就是建构主义的。道德人和良序社会是人类理性活动的产物。【302/293】 平等:平等权利去决定正义原则、有效的道德能力;自由:形成、修订和追求善观念的能力、自证之源、为目标承担责任。 Rawls仅仅设定一种弱的意义上的autonomy,并非道德能力之施行完全是因自身的缘故,highest-order interests并非终极目的,而只是essential good。【307-9/298-300,这里在autonomy与good之间有点犹豫】 《正义论》之后,Rawls用conception来取代nature,避免形而上学,但并没有放弃任何东西。在OP中,康德式建构主义再现道德,客观道德被实践理性建构,被给予我们:reasonable和rational之再现,平等再现在无知之幕,自由之再现:自证之源、独立的保障、有能力改变目标,不受先天道德限制或实质性道德决定。Sandel批评说,Rawls的人是detached, 没有基本目标,而道德同一性本来应该由终极目标提供。Rawls在《政治自由主义》回应说,JF无形而上学,依赖于公民概念,而且Rawls也认为目标和承诺对人重要。更一般的批评是:不借助于善观念,无法证成正义原则。Rawls支持善的社会因素,因为正义和social union是理性计划的特征,但社群主义认为Rawls破坏了社群的重要性。 公开性的教化角色:正义原则、制度、证明层面。
2道德理论的独立性。道德原则是普遍有效的,有自己的客观性标准。Parfit曾揭示人格同一性的边界是不明确的,Rawls说这并没有揭示什么,模糊的同一性观念能兼容于多种正义观。道德知识论和形而上学依赖于实质性的道德理论。独立性理论在PL中有重要作用:political独立于comprehensive moral theory。
3正义原则的社会角色和康德式解读的问题。要考虑合理多元论的事实。证明正义观只依赖部分真理。一致性论证存在争议,设定了moral autonomy,是失败的,没有考虑合理多元论。共同体之善也有争议。
 
“章8:政治自由主义1——政治的领域”
1政治自由主义的问题。解读PL的两种方式:a对稳定性的修正(TJ是整全的,诉诸full autonomy等价值); b独立于TJ得到解读:回答自由社会中权力的合法性条件问题以及WOS的可能性问题。 反对意见:1、都同意相同的正义观是不可能的(回应:正义观独立于整全学说,拥有一个政治证成;拥有主导的正义观是可能的,借着重叠共识,限于宪法要件和基本正义事项,要求公共理性证明);2.宪法的正当性的信念并不重要,只要守法就足够稳定。(自由平等的公民的自我观念对任何一个人的自我形象和自尊都具有重要价值)
2独立的政治正义观。Moral personality:从道德主体的本质到民主公民的政治理念。政治正义观的三个特点:适用于基本结构、freestanding、有一些政治的直觉观念来支撑(合作社会、WOS,公民)。社会契约诉诸公民的善。合理的人:合作、判断负担、合理的、道德心理学。合理的整全学说:理论理性、实践理性、变化。
3政治建构主义。为何公共证成是建构主义的?政治自律(区分构成性自律和学说自律)、是freestanding。避开truth这个形而上学概念。政治正义原则是客观的,类似于法律客观性、形式系统等。Justice在政治领域是客观的,虽然超出此一领域,则不再具有客观性或普遍有效。
 
“章9:政治自由主义2——重叠共识和公共理性”
1重叠共识. 是对等原则的扩展:整全学说如此演进支持正义作为其一部分、非理性的学说则不会赢得支持。重叠共识是基于道德理由而不仅仅是modus vivendi。与一致性论证不同,重叠共识放弃了知识论的真实性或客观性。Justice仍然是终极的:在公共理性和政治领域内,超越其他的考量。重叠共识是最优方案,而modus vivendi本质上是次优的。
2自由合法性原则。窄的公共理性:需要区分政治正义观和公共理性;宽的公共理性:通过合法性引入公共理性,应用于任何自由社会。“只有当我们的权力行使符合宪法(宪法的根本内容是所有公民都可以合乎理性地期待大家按照他们视之为理性而合理的,因而认为是可接受的原则和理念来认可的)时,行使政治权力才是恰当的,因而也才是合法的。”【381/372】Legitimacy施加了公共说明的义务。自由主义合法性是道德标准,用途:政治过程不能保证法律之正义,只要有legitimacy,则法律是合法的,这里Rawls承认了服从中等非正义法律的义务;评估法律和措施;引导审议。Duty of civility,;King的例子,有时候在公共生活中声称信仰也是对的,只要依赖整全学说时也真心能依赖公共理性的兼容论。
3公共理性理念。公共理性是民主社会的特点,reason of citizens;主题是公共善,内容是政治正义观、是complete,目标是公共证成、对等原则、合法性、最高法院的理性。分成两类:推理标准证明规则、政治价值清单,后者依据自由平等的道德人这一公民观念而来。 Rawls不否认征税支持至善论价值的决定的合法性,这可能不Just,但legitimate。Legitiamcy显然较为宽松。Rawls坚持说libertarianism不是自由主义观念,而混合观念和福利国家则是合法的,虽不完全正义。功利主义也不合理。应用于宪法要件和基本正义事务,Rawls不愿扩大公共理性的应用范围,为某些目标开了路,这是民主的代价。PL的主题是政治合法性,而不是strict justice. 公共理性类似与普遍意志观念。【406/401】 公共理性的制度保障、需要协商民主,是协商民主的本质特征。堕胎权提出的问题:无法决定宪法要件和基本正义事务。 政治分歧的基础在于政治价值,认识到判断负担,Rawls最终放弃了良序色会的观念。 对在公共领域使用整全理性的限制条款:在公共理性也站得住脚、公共证成将形成。
 
“章10 万民法”
1万国法。正义原则是社会正义观,在TJ中,Rawls设想国家代表的契约。Pogge,Tan等普世主义者要求全球原初状态,说罗尔斯的state-centric没有给予所有人以平等尊重。Rawls的万民法也有普世主义特征(人权、援助义务),而且Rawls没有做出过equal respect的承诺(那是德沃金干的)。两条路径:民主正义观是普世理论的应用vs 社会正义是基石。Rawls说社会合作涉及制度规则、社会合作对我们的what&who是核心的。正义涉及social being,而不是natural or cosmopolitan beings.普世派则说社会正义源自更基本的普世正义。
2《万民法》和《政治自由主义》。万民法不是nationalist, 万民法是PL的组成部分,问题是“自由国家如何同不自由国家尤其是得体的国家打交道?”是政治自由主义的扩张。 Rawls拒绝了世界政府,也没有吸收康德的要求:每一个政府都应该是共和的,放弃了良序社会是普遍理想的立场。 8项原则:独立、守信、平等、不干预、自卫战争、人权、战时规则、援助。排除了全球分配正义或资源分配原则。第二原初状态(良序国家的代表)。
3对体面社会的宽容。体面社会:非扩张、善观念、协商、人权,没有平等的政治权利。 Decent society不是just society。第三个原初状态(得体人民代表),没有liberal-decent之间的协议。
4人权。是体面政治制度的最低标准。“人权是最起码的自由、能力和保护,是任何一个人为了发展和行使最基本的道德能力,使他或她能够在一个社会里从事社会合作所必要的。”【442/436】人权限制政府的内政自由、也规定了战争行为的理由。
5.援助义务。援助不同于分配正义,有终止点,是正义义务,而非慈善义务。援助优先于差别原则。Rawls反对全球正义,没有世界政府和法律,全球差异原则没有意义。差别原则关注生产和合作。Rawls把分配正义问题融入到mill和marx的传统中:公平地建构生产和财产关系,肯定社会生产者的自由、平等、尊严和自尊,差别原则不是对全球贫困及其环节的恰当回应。【453/449】分配正义主要关注基本社会制度的设计,而全球和做是次要的制度。普世主义是基于对福利的关切,而非对正义的关切。当然rawls并不排除全球分配原则的可能性。
“章11 结论” high liberalism,复活Kant;在终点,Rawls认识到justice as fairness的一致同意是不可能的,不再对良序社会有信心。
江绪林 2015年6月2日星期二


本文链接:江绪林:Samuel Freeman 《罗尔斯(2007)》,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收藏] [推荐]
公法评论网作为公法学术性网站,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验证码:

阅读排行
·汪东兴交代田家英死亡真相
·李劼;历史重演可能:东汉末年或清末民初
·陈有西:生是组织的人 死是组织的鬼
·刘小枫:“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共和国战争史的政治哲学解读
·安德鲁·拉利波特等:中国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挑战
·高华:蒋介石为何在大陆失败
·反思稳定压倒一切——孙立平访谈录
·文贝:《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伤害最大的是中央文献研究室
·吴思:中国不会爆发革命
·王俊秀:江平先生与“八/九”一代
相关文章
·Scheuerman:哈贝马斯和民主的命运
·江绪林:Samuel Freeman 《罗尔斯(2007)》
·葛兆光:异想天开——近年来大陆新儒学的政治诉求
·许成钢:相比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对中国更重要
·张旭:大陆新儒家与新康有为主义的兴起
·於兴中:自由主义者的宗教问题
·余盛峰:美国宪法的力量和弱点——社会系统理论的观察视角
·毕向阳:布迪厄《世界的苦难》及其启示
· 周雪光:改变中国政治逻辑,才能改造官僚系统
·朱英:近代中国自由职业者群体研究的几个问题 —侧重于律师、医
公法评论网建于2000年5月26日。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范亚峰信箱:gongfa2012@gmail.com.欢迎投稿,欢迎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0 - 2012 公法评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两足行遍天地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砥砺意志,澡雪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