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法评论网:中华政制之道网站首页 |公法新闻 | 公法专题 | 公法评论 | 公法经典 | 公法案例 | 公法论文

公法时评 | 公法文献 | 资料下载 | 西语资源 | 公法书目 | 学人文集 | 公法论坛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惟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
您现在的位置 : 主页 > 公法专题 > 公共神学专题 > 文章正文
范亚峰:流奶与蜜之地
来源: 作者: 时间:2008-11-12 点击:

经文:出埃及记3:7—8,耶和华说:“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因受督工的辖制所发的哀声,我也听见了;我原知道他们的痛苦。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出了那地,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

祷告:亲爱的天父、爱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保惠师圣灵,我们感谢赞美你!你使我们每个弟兄姊妹得以脱离罪恶的埃及,让我们在生命当中经历过红海、经旷野、进迦南,得着你赐给我们的美好的宽阔之地,就是那天上的耶路撒冷,神为我们预备的、美好的天家;使我们得着儿女的名分,有永生的盼望。主!你是掌管历史的神,是施展拯救的神,是圣洁的神,是满有怜悯与慈爱的主。求你使我们这群卑微、不配的罪人,得以脱离罪恶,被称为义,罪得赦免。主!你的恩典、你的祝福,你的救赎就临到脚下这块古老的、罪恶累累的、杀人流血、谎言遍地的土地。主!恳求你使我们这块土地得以脱离罪恶,罪得赦免。你使这块土地上的人民有更多的灵魂能够得以出埃及,过红海,经旷野,进入那宽阔、美好的流奶与蜜之地。恳求主让我们透过灾难得以看见你对这古老的民族所赐下的伟大异象,得以看见你在这个时代对中国这块土地将要施行的作为。主!恳求你的圣灵浇灌下来,使这块土地经历伟大的复兴,使这块土地有更多的人民成为你的子民,在中国荣耀主的圣名。求主让我们看见在这样的灾难当中,你对这块土地上的法老说,让我们的人民走出这罪恶的埃及,奔向那美好的流奶与蜜之地。求主与我们同在,你的圣灵带领和保守我们以下的时间,使你卑微不配的仆人成为你的管道和器皿,祝福到今天在坐的每个弟兄和姊妹。如此祷告,奉主圣名,阿门!

证道:今天,我们的证道主题是“流奶与蜜之地”,其和当下从9月11日开始的“由三鹿奶粉所引发的整个社会奶制品的重大危机”紧密相连。这个重大的危机进而引发了整个中国社会信任的危机。我们要透过毒奶事件的危机,得以看见这个事情背后的属灵意义,得以看见上帝的作为,看见上帝在中国有什么样的预备和安排?2008年的中国和未来的中国,上帝对中国的教会,对每个弟兄姊妹有怎样的带领?有怎样的预备?这是我们今天这个主题的处境和背景。从9月11日到现在的毒奶危机和我们今天的主题形成鲜明的对比。以色列人出埃及、过红海、经旷野的目的就是进那宽阔、美好的流奶与蜜之地,就是上帝的应许之地。和迦南这样一块流奶与蜜之地形成对照的就是当下中国有无数的人喝了占中国奶粉业百分之十八的三鹿牛奶所引发的“毒奶”。“毒奶”与迦南地的“流奶与蜜”的“奶”形成一个非常鲜明的对比。我们看到这两种对比,就要去思想当下中国人的生命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首先我们了解一下,奶是一种什么样的液体?它是动物或人的乳腺所分泌的,营养价值、食用价值比较全备的,哺育新生动物和婴儿的一种液体。从人和动物的生命角度来看,奶是从母亲而来,用于哺育新生的、幼小的生命,是最具生命的、营养成分全备的液体。简单地说,奶是生命之水。它是对一个刚刚开始的生命的供应,它和生命的两个源头有关,即生命来自于母亲,以及一个刚到世界的生命,不管是动物还是人,都不能脱离它而生存。正因为这个原因,在当下中国而言,奶的危机虽然是一种物质性的危机,但其实有着非常深刻的属灵含义。今天我们学习的这几节经文是耶和华上帝对摩西在何烈山上所讲的话。上帝吩咐摩西承担带领以色列民出埃及的使命时,非常明确地指出出埃及的目的地是迦南。对当时中东的迦南地而言,流奶与蜜之地的“奶”和“蜜”指的是两种食物,“奶”主要指的是羊奶,“蜜”指的是蜂蜜。上帝在形容迦南地的时候,用的是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三个词。奶对我们的生命而言,供应了我们的生命最为基本的需要。对迦南地而言,意味着以色列人再也不缺乏这种生命之水,他们的生活满有上帝而来的祝福。

一、为奴之地和流奶与蜜之地的对比

出埃及记第二十章第第一节与出埃及记第三章第八节有着非常生动的对比。《出埃及记》第二十章第一节至第二节,神吩咐这一切的话,说“我是耶和华你的神,曾将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即埃及地是为奴之地,迦南地是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上帝国度的扩展包括三个要素,即土地、主权和人民。其中,土地是非常重要的要素。正因为这个原因,关于土地的问题,对于整个圣经而言,是一个非常核心的发展线索。首先,在《创世记》第十三章十四节至十八节中,上帝对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的应许,即在上帝和亚伯拉罕的立约中,非常核心的一点就是对地的应许。对整个以色列民而言,它不仅仅是上帝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因为从《出埃及记》而讲,其核心就是处理土地的问题。那出埃及对整个圣经而言,具有什么意义呢?在《圣经》的五经当中,共有五个主题,即上帝对列族的应许——出埃及、上帝在西乃山借着盟约和律法的自我启示以及旷野流浪、最后进入迦南。在这五个主题当中,《出埃及记》详细处理了其中的三个,回顾第一个,展望最后一个。上帝把摩西在西乃山经历的异象和蒙召描述为上帝对以色列民应许的实现,也就是说上帝要带领他们出埃及直到迦南。所以说,《出埃及记》是整个五经的启示中心。《出埃及记》就是处理土地的问题,流奶与蜜之地首先也是以地为核心。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今天所讲的流奶与蜜之地与当下形成一个对比。

在中国这样一块属世的国度之上,我们所能看见的,正像有人说的一样,这块土地已经不适合居住了。为什么说这块土地已经不适合居住呢?因为这个土地上的奶是“毒奶”,已经不是生命之水。母亲分泌出的奶绝对不可能会害死自己的孩子。同样,如果母亲不能分泌出奶的话,作为代物性的其他动物或者人的奶,即牛奶、羊奶和奶妈,

也应该是对孩子的生命有利的。但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是作为生命之水的奶不仅不能满足生命的需要,而且戕害了生命。所以说,现在面临的奶的问题不是匮乏和不足的问题。如果不足的话,还可以用米粉和水调成的液体来替代奶。但是,在现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奶不是缺乏,而是奶走向了生命的反面,变成“毒奶”。“毒奶”的毒就是戕害的意思,伤害的意思。也就是说,这块土地,不再是流奶之地,乃是流毒奶之地。流奶之地和流毒奶之地的根本区别,它们在中国这块大地上的对比,让我们看到上帝在带领以色列人“出”和“入”这样一个属灵含义的对比。我们知道,上帝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进迦南当中,既是地理的形成,又是一个属灵的历程,是两个历程的合一。首先是地理的历程,即以色列人真切地走出了埃及地,然后经过红海,经过旷野,最后进入迦南。但是,我们要看见在中国大地这块土地之上,现在有没有其他的土地使十几亿中国人能够走出,然后进入别的土地呢?没有可能。所以说,对于这样一块土地,从流奶已经演变成毒奶的这块土地,我们既然没有别的地理的土地可以出离、可以进入。那么,上帝在这块大地之上的应许是什么呢?他的应许是把中国这样一块土地透过福音的广传、透过心灵的拯救,使得这样一块土地从毒奶之地变成流奶与蜜之地。这是一个最为重要的对比。

二、出埃及和进迦南

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就是进入流奶与蜜之地。出埃及和进埃及的一进一出的对比有哪几种含义呢?第一,奴役和自由的对比。第二,罪恶和圣洁的对比。我们被奴役就是被罪恶所奴役,出奴役之地也就是出离罪恶,出埃及的含义就是出离罪恶。而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上帝的应许之地也就是一块圣洁土地。第三,狭窄和宽阔的对比。第四,迦南地是赐给我们美好生活需要的羊奶和蜂蜜之地,赐给我们生命之水的需要。耶稣基督在主祷文教导我们说,我们日用的饮食,你今日赐给我们。流奶与蜜之地的奶和蜜是两种食物。上帝为以色列所预备的这块土地上的食物是蜜蜂和羊两种可爱的动物所分泌的事物。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在“九一一”到现在出现了牛和鹿两种动物。这两种动物与羊和蜂相对比,从个头上来看,牛比羊大很多,鹿比蜂更是大了很多。可见,上帝在这块土地给以色列人所预备的、满足以色列人需要的是非常可爱而又微小的动物。在中国,牛和鹿并不是凶恶的动物,这就涉及到中国文化里面的“面具”和“面子”的问题。正如林彪说的“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也就是所谓的“面厚心黑”。我们在表面上看起来是两种非常可爱的动物,如鹿代表和平、友善、没有攻击性,并且鹿茸是非常珍稀的药材。但我们知道,在今天的中国有两种商业文化,其中主要的商业文化就是狼文化。所以说,在中国这场奶业的危机当中,我们看见三种动物,即鹿、牛、狼。明明是人的责任,但最后却将责任推向了奶农。明明是披着鹿皮的狼的责任,却将责任推向了养牛的奶农。这是整个背后动物和人之间的逻辑。透过这个逻辑,我们可以看到出埃及和进迦南之间丰富的寓意。

从耶稣基督的“我们日用的饮食,你今日赐给我们”这样的祷告来讲,奶和蜜是两种食物。埃及和迦南对以色列在食物上而言,意味着在埃及是匮乏的,在迦南是丰裕的、是充足的。关于宽阔和狭窄,《圣经》中有很多地方都提到,如《诗篇》119:45(我要行在宽阔之地,因为我素来考究你的训词)。

三、上帝的作为

(一)领出

《出埃及记》第三章第八节说,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出了那地,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上帝有别于迦南地的神,其中一个重要的特点是,上帝是活神,是有行动和作为的神,更是施行拯救作为的神。正如经上所记,上帝亲自说,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在上帝带领以色列人进入流奶与蜜之地当中,上帝的作为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领出,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把你从埃及地、为奴之家领出来,即从奴役之地、从罪恶之地、狭窄之地、匮乏之地领出来。在这个当中体现了上帝的作为,体现了上帝是施行拯救的神。

上帝托摩西给以色列人捎的口信(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是上帝拯救作为的明证,并且圣经中的“拯救”概念也由此而生。整本《圣经》关于救恩、拯救的异象用语和概念也都来自这个地方。拯救的观念在埃及记以前也有,如挪亚和罗得。在这两个地方,形容上帝的词不是拯救而是记念。但是拯救和记念又有非常重要的、根本的区别,拯救这个词体现了上帝对整个以色列人的美好作为。还有一个相关的词是救赎,这个词的原意有非常清楚的法律含义,其原来有付出代价的意思。出埃及记里面也用了救赎这个词,形容上帝对以色列人拯救的作为。救赎这个词的含义从翻译就可以看出来,一个人因为缺钱把自己卖掉了,那么他的近亲属怎样来救他呢?就是要付出代价、付出这个人所得到的钱的价,甚至更高,把这个人赎出来。所以说,这个救里面有赎的意思,而这个赎必须要付出对价。所以我们知道,拯救和救赎是上帝位格的不同作为。在讲救赎的时候,我们自然会想起耶稣基督,耶稣基督为了救我们必须要付出赎价,他的死、他的身体、他的宝血都是他为了救我们所付出的赎价。因此,新约也称为救赎之约。贯穿整本《圣经》的核心观念是救恩。

今天所讲的拯救和救赎的区别,上帝对以色列人所用的拯救,而耶稣基督救我们是用救赎。所以说,旧约的拯救和新约耶稣基督的救赎合起来就是整本《圣经》所说的上帝对我们的救恩,世界历史就是上帝救恩的历史。救赎这个字在《以赛亚书》当中屡屡出现,《以赛亚书》形容上帝要从巴比伦救赎他的民,在《以赛亚书》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即第二次出埃及、再出埃及),这个思想后面被新约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发挥得淋漓尽致。耶稣基督出生在伯利恒,之后逃到埃及,一直到希律王死了之后回到加利利。我们讲过,耶稣基督降生之后去埃及,然后从埃及返回来,其实是新约再出埃及的一个预表。出埃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上帝对于以色列人这样的拯救,就意味着上帝在历史当中是大有作为的神。

在出埃及记里面有两个最为重要的事件可以体现上帝的拯救,其中过红海这个事件是整个出埃及里面最具决定性,因为以色列人就是透过红海事件意识到整个以色列民族已经出死入生。对于每个基督徒的属灵生命成长而言,在每个台阶的第一个阶段都是出埃及;同时第二个阶段即过红海阶段,也就是所谓的光照,能对他的灵命有重大的突破,能让他体会到上帝在他生命当中出死入生的经历。这对以色列民来说也是如此,在过红海整个过程当中能够看见上帝的作为在以色列民族当中的彰显。关于过红海,在古老的神话里面有一个重要的故事就是上帝在创世当中,战胜了上帝的仇敌——海怪,也叫亚姆。但是我们知道,在上帝带领以色列民过红海的过程当中,真正的敌人是法老,他代表着人类权力的顶峰。人类第一次彰显自己狂妄的、霸权的心态的是巴别塔。对于出埃及记而言,之所以有十灾是因为法老作为人类权力的顶峰和上帝的作为之间的冲突和斗争的一系列展现。这种冲突和斗争,就是在过红海的过程中得以解决。在过红海的过程中,法老的没落和灭亡成了历代历世的鉴戒,证明抗拒上帝、阻碍上帝的计划是徒劳无功的。我们知道,在今天的普世教会当中,美国的有些牧者和弟兄姊妹的属灵生命非常有灵性,如奥运期间,一位来自美国洛杉矶的牧师在北京一宾馆的墙上写了很多话,其中有一句让人看了泪流满面:“lET MY PEOPLE GO”,即让我的百姓走。美国弟兄姊妹欢迎他回美国的时候,也打了这样的横幅。所以我们看见,上帝在他的作为当中,证明一切反抗上帝作为的努力都要归于无有,他们的道路就是灭亡,没有第二条道路。对中国这样的基督化进程而言,也同样如此。从新教会来华的1807年到现在的两百多年时间里面,有无数的黑暗权势抗拒上帝的作为,抗拒上帝对中国这样一个基督化、不可逃脱的、伟大的异象。2008 年就是出埃及的最后的降灾时期。透过这样的降灾,我们可以知道上帝对中国要说的话,即让我的百姓出埃及,尽情地在我的土地上敬拜他们三位一体的上帝,而不受来自任何法老、人的权势的阻拦。这是上帝施行拯救的一点。

第二个事件是逾越节。对红海的另外一个更好的翻译是“芦海”。渡过红海使以色列成为以色列,上帝塑造以色列使其成为上帝的民族,这是一个最为重要的事件。对保罗而言,出埃及是洗礼最恰当的一个异象。洗礼对一个基督徒而言,是一个生命的预表,其预表生命出离罪恶,经历上帝而来的大能作为。在一个人的生命当中,意味着从此以后,是上帝的权柄、上帝的主权在他的生命里面执掌王权,而不再有出于人的、自我的权柄主宰他的生命。

另外一点是逾越之夜。逾越之夜表明以色列从埃及得救赎,逾越节的羊羔之死就在基督的身上应验。我们知道,基督和他的门徒的最后的晚餐就发生在逾越节前后,基督在十字架上受死的日期也在逾越节前后。所以说,逾越节的羊羔不是献祭,也不是赎罪祭,但是逾越的羊羔和献祭都是洗礼。长子要存活的话,羊羔就必须死亡。因它能把神的愤怒挽回,转离以色列人的家庭。正因为这个缘故,在上帝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过程中有两个重要的事件,即过红海和逾越节。

(二)出为奴之家,进迦南美地

意味着上帝是圣洁的神,上帝向以色列显现的地方因着上帝的启示成为圣地。圣洁作为形容词成为阐释上帝的神性和存有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圣洁”这个词的希伯来词的字根的基本含义就是分别。对于整本圣经而言,分别是一个非常核心和关键的词。在迦南地的预备当中,就把以色列人和迦南地分别开来。我们知道,从埃及到迦南那么近,上帝却让以色列人在旷野兜了40年的圈子;并且在摩西死了之后,以色列人非常辛苦,他们经历了很多次的争战。上帝之所以让以色列人在旷野兜四十年,是为了要让在埃及的那一代全部死掉,就好像中国未来真的要成为蒙神喜悦的民主化的话,我们这一代都要死光。我在有生之年可能看不到中国会成为一个非常蒙神喜悦的、基督化的国度。因为我是生在埃及地,好象迦南地和以色列人都是罪恶满地一样。圣洁意味着分别,同时意味着道德的含义,而罪恶满地就无法分别为圣。因此,我们特别强调圣洁和道德有关。

《利未记》第十九章第二节,你晓谕以色列全会众说:“你们要圣洁,因为我耶和华你们的神是圣洁的。”我们的神是圣洁的,所以我们要圣洁。圣洁是借恩典而来的新的关系,使道德的要求变得不可动摇。上帝是圣洁的,所以我们必须圣洁。今天的中国教会,无论是温州、河南、还是北京,在这个问题上有无数的教会都站立不住。我们在圣洁和分别为圣的道德教导上是不及格的。因为今天的中国教会,在我们的行为和伦理上,没有确立道德的洁净和圣洁的基本要求。今天中国社会的罪恶有无数的帮凶,我们的谎言、罪恶和我们良知的麻木过人达到惊心动魄的地步。我们想一想,在中国的奶业中,有多少的人参与做假?里面有没有基督徒在这些领域工作呢?不可能没有。但是我们知道没有一个基督徒凭着自己的良知出来指责这些罪恶。在今天的食品领域,有无数不公义的、罪恶的事情发生。但是,我们无数的基督徒和弟兄姊妹却随波逐流、同流合污,而不是分别为圣。什么叫分别为圣呢?前总理朱镕基在给一会计学院题词的时候,没有题任何的高调,而是题了“不做假帐“。这个要求不要说对普通的公司和会计师,就是对基督徒也是过高的要求。在今天中国社会这样的事情当中,我们有没有责任呢?我们和这样的罪恶有份,教会绝对有份。今天的温州教会、河南教会和北京教会在关于圣经的伦理性和律法性的教导上已经薄弱到一个惊心动魄的地步。如果我们的教会不能够确立诚实、信任、不撒谎作为我们最基本的底线的话,那么,我们就可想而知为什么今天的社会会到这样一个灭绝人性的地步。如果这样的情况蔓延,等待我们这十三亿人未来的命运就是灭绝,就是一个民族的灭绝。今天对中国教会而言,只有我们脱离当下罪恶的埃及,中国这块土地才能真正成为上帝的土地,才能真正蒙受从上帝而来的祝福。

(三)上帝是赐福的上帝

流奶与蜜、美好、宽阔之地是上帝对以色列的赐福,是上帝给我们的赐福,同样也是上帝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创世记》22:16—18说,论福,我必赐大福给你。那什么是大福呢?大福是中国人所说的福、禄、寿吗?上帝赐给亚伯拉罕的大福而是地上万国都必因你的后裔得福,这是真正的、更大的福分。所以对我们每个教会、每个基督徒而言,我们求福就是要求更大的福分,就是要使别人因我们而蒙福。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使我们身边的家人、朋友或者其他认识和不认识的人都因我们信主而得着祝福的话,这就是我们更大的福分。上帝赐给以色列民流奶与蜜之地,上帝借着以色列人、借着犹太人祝福到整个全人类。直到今天为止,借着犹太人、借着耶稣基督祝福到全世界二十亿的弟兄姊妹,这是更大的赐福。在今天,进流奶与蜜的迦南地方同样成为中国人有更多的灵魂能够蒙福的异象。愿上帝的赐福是继续使用我们中国的教会,使用我们小小的教会的弟兄姊妹,让我们能够成为更多人的祝福。使中国这块土地成为上帝所应许的流奶与蜜之地。

四、运用

(一)承受地土,存心温柔

我们如何使身边,使北京,使中国这块毒奶流行之地成为流奶与蜜之地呢?我们就要记住“八福”的其中一福,即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我们要存心谦卑,存心温柔,效法基督耶稣,这样使我们承受地土。美好之地的四个标志是自由、圣洁、宽阔、丰裕。我们心中有让中国成为流奶与蜜之地这样的异象,为此,我们要效法基督耶稣的柔和与谦卑。

(二)为使中国成为流奶与蜜之地,我们首先要出离埃及、要出离罪恶、要脱离奴役。使我们的生命经历出埃及、过红海、经旷野、进迦南这样的自洁、光照和合一,使我们的生命、我们的一生为了中国从毒奶流行的罪恶之地变为流奶与蜜之地而争战、得胜。

诗歌:《宣教的中国》

回应祷告:主!我们感谢你将我们造在这个时代,好叫我们看见你在中国为我们行大事。主!求你赦免我们单顾自己的事情,求你赦免我们单单地爱自己。求你将我们的心提拔到高处,好叫我们来体会你的心思,来摸着你在这个时代的心意。让我们象亚伯拉罕一样蒙大福,这个大福不是要让我们得大利、得大名、得大官,而是让我们成为别人的祝福。主!求你使我们的一生蒙大福,成为更多人的祝福。主,在这个时代求你炼净我们,装备我们成为你的精兵,成为你合用的器皿,乃至在关键的时刻,愿意将我们自己摆上归你所有。主!你的大能大力要在中国行奇妙的事情。主!愿你在我们心中运行的大能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求你带领我们中国土地上每个受压迫、蒙蔽的心灵走向真正的自由、走向真正的迦南地,得着生命、真理和自由。谢谢你,如此祷告,奉耶稣的名,阿们!


本文链接:范亚峰:流奶与蜜之地,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请在此发表评论
公法评论网作为公法学术性网站,欢迎各位网友积极参与互动讨论,但请勿发表无聊、谩骂、攻击、侮辱性言论。

用户名: 匿名发表

阅读排行
·王志勇牧师:中国基督教公共神学纲要
·于建嵘:基督教的发展与中国社会稳定——与两位“基督教家庭教会
·刘同苏:中国官方首次举办家庭教会专题研讨会
·刘同苏:不准合法与不准信主——关于“万邦”事件的分析
·范亚峰:过红海——耶和华必为我们争战
·基督教信仰与西方政治——从基督教的观点看政府和法律
·陈永苗:基督徒如何看教会的政治权威——评范亚峰被开除事件之三
·刘同苏:活出来的宪法——论基督信仰的公共性质
·刘同苏:天命与世道——家庭教会与政府在新时期的基本关系
·陈永苗:为基督徒范亚峰从事政治辩护
相关文章
·徐震宇:三种“政治神学”的对话
·范亚峰:过红海——耶和华必为我们争战
·范亚峰:宗教管理体制的法治化
·范亚峰:探索基督教文明神学的纲领——序王志勇牧师《三一上帝与
· 【博雅公法论坛】刘小枫——民主政治的神学问题
·李向平:公民基督徒与基督教的中国化问题
·王志勇:加尔文与二十一世纪中国知识分子
·韩客尔:基督教的私有财产观
·张灏:扮演上帝:20世纪中国激进思想中人的神化
·赵敦华:圣经政治哲学初探--《撒母耳记上》释义
公法评论网建于2000年5月26日。本网使用资料基于学术研究之目的,如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即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范亚峰信箱:[email protected]欢迎投稿,欢迎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00 - 2012 公法评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两足行遍天地路,一肩担尽古今愁。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砥砺意志,澡雪精神。